🍂冰蓝|闲棋🍃

BGBLGL只要我吃皆来者不拒

钟情乙女*玛丽苏心态就喜欢被爱

产粮不定*关注此博会被喂过期糖

满脑黄暴*车速不稳做好事只留名

可能会产的粮如下

all叶修主黄叶、all路明非主楚路、周棋洛×我、方应看×我、虹越、梦间集乙女向、原创文

千粉什么的回不去了

懒惰

天鸭,我要去军训辽,难过辽

艾玛!这两天的涨粉速度出乎俺滴意料!

俺想在cp23出方我无料或者小料本(!!呐喊)

有么有朋友给俺出本动力(咦)

俺写够十万就出本(flag高高立起)

【方我】《酸》by闲棋

*第一人称,OOC真的十分严重

*算是《甜》的前文

***

我又一次屁颠屁颠地跑到侯府,跟路边经过的护卫侍女们打了招呼就径直走到偏厅,坐在主位椅上的方应看本来还在和彭尖谈着什么,见我进来就摆手让彭尖退下,然后拿起手边的茶盏饮了口清茶:“小乞儿,又来讨吃的了?”

我心知怕是又打扰到他的公事了,但也不好再退出门去,只能顺着他的话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在你眼里头就是个饭桶嘛?天天只顾着吃?”

“不,还是个顾着玩乐的豆芽菜。”方应看抬了抬眉角,然后上下打量着我,蹙着眉头问道,“你怎的那么喜欢这种绿得跟菜叶似的衣服,我之前不是带你去过几趟成衣店?那些衣服还不够你穿?”

我在心里哀叹了两声,哪个爱美的姑娘不想穿漂亮的新衣服啊,更别说还是方小侯爷送的,他的品味可没人敢说不好——何况他的审美本来就比我好了千倍万倍。可是一想到这些新衣服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被我穿在身上,我内心就有着一丝丝不知是难受还是什么的感觉。

自从我那夜醉酒主动求欢之后,每一次跑来侯府最后都躲不过那档子事,更何况我本就没想躲,我也明白这种另类的温存终究是不靠谱的,方应看除了似有似无的暧昧之外,也从未对我表示出其他的什么感情。

方应看对于此事自是来者不拒,怕是阅尽千帆的他应该也不会因为那几次云雨而对我产生什么其他的念想——虽然我内心挺希望的就是了……不过原本我就清楚,作为女子,特别是古代的女子,就这样在洞房花烛前便把自己交出去了,不管怎么说都会被人觉得不齿的。也怪我太蠢,想着至少得到肉体的温存,却忽略了更为重要的情感。

但是方小侯爷的爱情,我又怎么能奢求呢?所以本来我就是冲着一晌贪欢去的,可是自从有了肉体的关系后,我却忍不住想要更多的别的什么,怕是让他觉得我真是贪得无厌了吧。

滚了一次还不够,还想要第二第三第四次,所以最后几乎每次做完的第二日,他就像是打赏妓子一般带我去成衣店买了几套新装,也实在是难为他作为嫖客还得屈尊纡贵给干瘪的豆芽菜妓女好好打扮打扮,免得让他人以为作为嫖客的他审美突然下降了那么多个档次是不是找着了真爱。

虽然脑海里出现过了那么多念头,但是我还记得找借口回答面前人的问题:“那些衣服那么好看,一点都不适合我啦……”方应看听完倒也没有说什么,他定不会被我这么一句话蒙混过去,但是既然我们俩都避而不谈,那便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之前查的案子算是告一段落,不过见之前彭尖那副样子,看起来又有什么事了,而我却好巧不巧打扰了他们。虽说这是无心之举,但这正也说明了方府的护卫们对我一点警惕性都没有,尽管方应看并不会把我这么一颗棋子放在心上,可是这种“无心之举”做得多了,他心里总会对我产生些许隔阂……嗯……不过可能他本来就没有对我敞开过心扉。

方应看表现给我看的真正的他,真的能相信吗?

大概沉溺于男女情事后,我也变得莫名地多愁善感起来,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没多久我就会被方应看给厌弃了吧。

我本想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可最后却自觉地坐在了客位上。方应看皱着眉看向我:“坐这么远作甚?怕我吃了你?”我在内心哀叹两声,就怕你不吃我啊,或者吃完就跑不负责——不对,还是负责了的,负责给我买了几套鲜艳夺目的新衣,还负责包了我这个夏日的冰品。

我只好站起身走过去,却在经过方应看面前时被他揽住了腰,我没反应过来,直接坐在了方应看的腿上,而他像是找到了什么猎物一般,把脑袋埋在我的肩颈处:“你身上是什么香?”

我还在自顾自地心跳着,听了方应看的话忍不住侧头瞧着他的脑袋,手也轻轻地放在了他箍着我腰间的臂膀上:“应该是我之前洗浴时用的香料味……”侍女端着一些水果冰品走了进来,虽然她们目不斜视,而且马上就退下去了,可我感觉脸上的热度突地上升,回答方应看的声音也小了许多,“再说,这哪比得上你身上的龙涎香……”

“嗯?你说什么?说大点声。”方应看调笑般的语气让我颇有些羞恼,便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不回他,结果见着端上来的水果中又有荔枝,我忍不住又小声说了一句:“都叫你别买荔枝了……”我在现代都吃腻了!

“还不是因为你喜欢吃?”方应看放开了一只箍着我的手,捏过一个新鲜的荔枝,轻巧地剥开壳剔去核,将白嫩的果肉放在我嘴边。我受不住他这副体贴入微的样子,连忙张口衔住,舌尖却似有若无地舔上了方应看的手指。

方应看笑了笑,收回手,却又轻舔了下他刚刚喂我荔枝的手指,不知是舔去果汁还是别的什么,看得人实在是心痒难耐。

“你做什么舔手指啦,脏不脏啊……”我刚说完才恍然发现自己刚才的发言就像是在娇嗔,脸上越发滚烫起来。方应看十分不给面子地笑出声:“豆芽菜都舔过的手指怎么会脏呢?而且你这不是挺爱吃的?”

……爱吃荔枝还不是因为这荔枝有某人专属的剥壳加成属性!

我抿了抿唇,把那句不该说的话憋回了喉中,端起桌上那碗冰镇过的酸梅汤自顾自地喝了起来,被我当做椅子的方应看贴近我的脸颊边:“豆芽菜啊豆芽菜,你怎的就不懂礼尚往来这道理呢?”

“喏,桌上不还有一碗吗?你怎就那么喜欢从人嘴里夺食?”我嘴上说着,最后却还是捏着白瓷勺给方应看喂了一口,他似是嫌弃这酸甜的味道,掐了把我的腰,蹙着眉问:“你不觉着这汤酸涩得苦了吗?这厨子怎么回事?”

“没有呀,我倒觉得挺甜的,是侯爷您舌头太挑了吧。”我随口回道,他却不知是什么意味一般瞅了瞅我,轻轻挑起了眉:“既然我们尝到的味道都不同,那不如就让我试试你的酸梅汤味道如何吧。”









虽然没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发不上来的全文……

【方我】《段子一则》by闲棋

我乐呵呵地回答完老人家的问题,拿了颗大白菜放进背后的筐里,然后小跑几步去把这筐内的东西换了几百铜币,又美滋滋地数着铜币去买了两张照花笺,在身后方应看瞧傻子一样的眼神中把两张新换的照花笺投给了无情。

方应看一合折扇,拉住还想继续去捡垃圾的我就快步离开。我用另一只没被他握住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喂喂喂!方应看你走得太快了!你慢点成不!我还没捡完今日的垃圾呢!哦等会再陪我穿越捡几个碎片,一个碎片一百铜币,四个就又可以兑换照花笺了呢!”

方应看似是忍无可忍一般地停了下来,用折扇挑起我的下巴。我用眼角瞟了瞟周围,发现他正好将我带到了无人之地,我清楚方应看多半是吃醋了,便乖巧地揽着他脖颈踮起脚尖想给他几个香香,却被他又用折扇挡住了。

他像是咬牙切齿一般地把话从嘴边磨出来:“你跟我出去游历捡垃圾我就不说了,同我带回来的奇珍异宝直接拿去典当我也不说了,前些日子在茶楼里头,别说孔雀石,我连你刚刚典当的大白菜都没见过了。之前究竟是哪家姑娘如此殷勤,日日给本侯送折扇蹴鞠这些玩意,嗯?不送也就算了,现在你连风华选都不选我?我还是不是你夫君?”

他掐着我的腰,我挣脱不开,心知他现在酸得厉害,必须要捋顺他的毛才行:“你别这样嘛,是这个风华选的规则太过分了……我头一次投票时不小心投给了无情师兄,然后我又想同他人争个前百,却只能与投同一位公子的人竞选,所以只好继续投无情师兄了……而且你刚才没瞧见吗?多少漂亮姑娘排着队给你投票呀,你定是稳拿第一了的,还在乎我这几百票做什么?”

方应看本来脸色稍缓,不知又被我的哪句话戳中了痛点,便恶狠狠地捏着我的下巴亲了上去,我不敢吱声,乖巧地张开嘴由他掌控。

他在我换气的间隙中停了下来,语气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你这颗豆芽菜和别的什么人是同类吗?”

……唉呀唉呀,小侯爷你别突然那么甜,我受不住:“是呀是呀,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所以每一次我去寻缘时怎就单单不见你的画像?每次同你游历都不见你的书信,其他人的书信我都不知收了多少封了……”

方应看又捏了捏我的脸:“嗯?其他人?又是哪几个?”我拍了拍他作乱的手,回怼他:“你别转移话题,还不是因为你总是不寄书信,我才给风华选投票想讨几句某人的闺中密语的……”

“闺中密语你想要多少句我都说给你听,至于书信……”他似是无可奈何又似是无言失笑般用折扇戳了戳我的脑袋,“你不好好想想,你哪回游历我不陪在你身边,既然都在你身边了,我怎会给你寄书信表情思——所以你什么时候把别人的书信利落点烧了。”

什么歪理!我吐了吐舌头,虽然这般呷醋的小侯爷的确难能一见,但是什么都没有小侯爷本人重要,所以……对不起了无情师兄QAQ!!!

我一边哀叹着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一边被方应看买来的冰品堵住了嘴,果然有钱真好,不愧是财力一千加的方应看!







远方的无情打了个喷嚏,金剑银剑疾呼公子,无情摆手:“说起来……她几日未曾寻过我了。要不要再寄一封信过去?”

完.

【方我】《甜》by闲棋

*OOC严重的第一人称视角bg车

*一点都不好吃的肉

*文力不存在,我不懂写文,哭了


***


又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我牵着某个明明应该感觉十分无聊,却硬是要随我出来的小侯爷的手四处瞎逛。方小侯爷也是惯我惯得久了,被我这样不成体统、风风火火地拉着走也不见得有多生气,只是时不时嘴毒地点评着我经过他一年来的调教仍然不怎么样的审美。


我还本有种不让方应看花钱就带他从街头吃到街尾的豪气,可一见他蹙着眉头,十分嫌弃地用他的折扇遮住嘴角,我就有些不爽了:“方小侯爷,您这样躲躲闪闪的,让小女子多尴尬啊。前些日子您还让我剥荔枝壳喂您吃,现在我给您献点别的美味,您怎的还不情愿了?”


话刚出口我就知道自己说得有些过分了,尽管和方应看交往已久——咳,当然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意义的交往,但是和他还是有些许不能言说的距离,他明面上不生气,也并不代表他心里没有什么别的意味。


其实我也是患得患失惯了,毕竟某人虽然能将我宠成不知世事的米虫,但不可否认的是某人实在是优秀过头,一抬眼一扬眉,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连皱眉都好看”,不知道勾跑了多少无知少女的魂——还包括我这个见多识广老阿姨。


我本就没什么出众的优势,除了穿越这个作弊的优点,所有奇思妙想不过是一千年历史的沉淀,本就寡淡无味的我要是没有穿越这个优势,自然比不过别的女子温婉动人或热情如火——而他到底见识过多少可人曼妙的美人儿呢?


一年前的我尚且天真无知,几度骑在老虎头上呼噜他的胡须都不晓得害怕。但是到了现在,难道我自己还不清楚当初的我究竟是多么蠢笨的小白花吗?之所以作得跟小燕子似的,还不是仗着方应看那不知能持续多久的宠爱。


说到头,方应看还能忍受我到什么时候,我也很想知道。他身边的女子中,美丽不可方物的不在少数,我是其中最不起眼又是最明显的那个,因为他最宠的就是我,他会让我坐在他身边最近的位置,他会亲昵地把冰镇荔枝剥开喂给我吃,他会认真地垂眸为我搅碎凤仙花涂抹指甲,他会让我在哭泣时把脑袋埋在他胸膛,甚至不介意那糊成一团的鼻涕眼泪……


就算一开始对方应看印象再不佳,也总会一不小心坠入他的陷阱,成为他的猎物。


我回了回神,刚才一不小心就想得太多了,方应看最喜欢的还是当初那贪吃娇气模样的我,可我也实在是扮不下去了,明知道迟早都会被他弃如敝屐,为何还如此恬不知耻地倒贴上去,甚至还……!


“怎么?你就因为我不吃你喂的巧果生气了?”方应看凑过来,他说话间喷吐出的热气让我觉得有些燥热,握着他的手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我连忙侧过头躲避方应看过于光彩照人的脸,结果却被他掐着腰拉了回去:“躲什么?你昨夜不摸我的脸摸得挺欢的吗?现在又害羞了?”


我被他说得的确是有些羞于见人了,幸好我俩刚才说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在这夜市中也不算引人瞩目,但方应看这时时刻刻都在无形之中撩人的手段实在不是我这等级的人可以承受的。


而方应看似乎也毫不在意,反客为主地揽着我的腰就走到一条乌漆麻黑的小巷子,之后就像街上那些纨绔子弟一般把我按在墙上,用他的折扇挑起我的下巴,这种动作由他做出来没有一丝俗气,反倒让人心跳过速。如果真有他这么俊俏的纨绔公子,怕是每个被他调戏过的姑娘都忘不掉他,心心念念想嫁给他了。


“啧啧啧,真是个俊俏的小娘子,这难得的七夕之夜,怎不同你的如意郎君出来逛花市呢?”方应看调笑着,那微笑那眉眼令我耳根发热,而他那箍着我的腰的手也渐渐不规矩了起来,从腰腹处揉到臀际,要不是裙摆太长,我觉得他可能会直接从裙下摸向我的腿根。


其实我也不是初经人事的小毛孩,头次就是我主动求欢,借着那股子不明不白的酒劲爬上了方应看的床,一边抱着他的肩膀一边说着那些埋藏于心不敢暴露的情话,然后在恍惚间被他剥净了衣服,被他刺穿,在初次的疼痛中同他翻云覆雨共度巫山。


虽然我是从现代穿越而来,可也不代表我就是个十分开放的女人,相反的,因为热爱历史,或者说因为我本来就是柔软过头的性子,对情事这方面总是十分保守的,结果最后却因为根本存不存在的情感,把自己的身体和心全部都交出去了——就算我嘴上不承认,我的内心也已经认定了,我的确是沉迷方应看,被他迷得晕头转向,明知前面是深渊,却仍忍不住飞蛾扑火。


因为那次脱离轨道的夜晚,就有之后无数次的所谓脱轨,他对我的身体已经熟悉得不行了,随随便便就能把我揉捏在指掌间,我也随随便便就能沉溺于他所编织的欲网。


而现在的方应看,多半是想和我玩角色扮演了,不得不说他还挺有演员天分的——毕竟他自己也说过,他无所不能。啊,你瞧瞧我,明明是他随口说说的一句话,明明他自己也不一定会记得,我却如此印象深刻,怕是真的爬不出来了。


我故作紧张地推拒着方应看的胸膛,力度却软绵绵地像在弹棉花,然后双手意料之中地被他一把抓住,在我惊呼出声前一展折扇遮掩住小巷外头透过来的光,用唇舌堵住我的嘴,用他软热的舌勾缠着我的舌尖,待我从他高超的吻技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开始了下一句台词:“哟,小娘子,你该不会折服于我的——”他拉长了话尾,又故意暧昧地接了上去,“你这般放荡,你家的小郎君该多难过啊,自己在家中苦读考取功名,而你却在七夕夜同我这么个纨绔度春宵……啧啧。”


……瞧方小侯爷这剧本编的,怎么不去出话本呢?还给我安了个妖艳贱货的人设——好吧,我在他眼中应该就是这人设,那我就审时度势好好迎合他呗。


“奴家不过是出来讨个巧果给自家相公尝尝,令他好在殿试中夺得魁首,我家夫君可是博览群书之人,怎会如你一般调……咳,戏弄他人,勾得人家魂都跑了……”我咬着嘴唇,一边轻声细语地呢喃一边在他胸口处用手指画着圈,不知是不是我自作多情而产生的错觉,我感到他的呼吸似是乱了一下。


“怎么?我还比不上你家夫君了?你家夫君有什么好的,你同我说说。说得好了我就让你夫君带你回家,要是说得不好……”方应看轻轻一笑,然后低下头,避开我耳垂上精致的玉珠,含咬着我的耳廓,炙热的下体隔着二人的衣服贴上了我的小腹,“你今夜就别想回去和你夫君团聚了,干脆和我在葡萄架下听听牛郎织女的云雨声吧。”


天呐,他再这样撩我,我就忍不住了:“我家夫君呀,他剑眉星目,生得同你一般俊朗;不仅饱读诗书还武艺高强,一抬手就能把十数人给打趴下……”


“噗。”某人趁着现在不是他的戏份,便十分不合作地笑场了。


笑笑笑,你就笑吧,让你再笑得狠一点。“……而且呀,他还超有钱的,能把整条街的小食都给我买下来尝个够……”


“噗。”


既然对戏的这么不配合,那我也没必要认真演了:“……而他最好的一点就是那方面啦……”


“嗯?哪方面?你同我仔细谈谈。”方应看挑眉。


哦豁,怎么一提到这地方就入戏霸道总裁了:“他呀,天天夜里都不让人家好好歇息,我尚未睡够时辰就把我闹醒,人家被‘操劳’了一整晚,还想继续寻周公呢……”


结果还没等我说完,方应看直接把我拦腰抱起走进小巷深处:“真是个可怜可爱的人儿,可惜小娘子你根本未提到重点,让本侯很失望啊。所以今夜你就得陪我好好玩玩了。”


屁咧,要是我夸你夸得你浑身舒爽,你就一人饰两角,直接做我夫君把我扛走了。左右不过是被按在床上好生操劳一番,干脆便随便说说了。


我心里吐槽着,把内心对于“夫君”这个词的蠢蠢欲动埋得更深,不过是随口一说的话罢了,怎么可以当真。


本以为方应看真打算幕天席地把我给弄一顿,没想到巷子深处竟有个拐角,不知又是这小侯爷在何时备下的藏娇人的金屋,没想到现在却是先派上了这个用场,指不定我是第一个用这间屋子的女人呢。


人嘛,总是要学会知足常乐和苦中作乐的。


方应看这回却是难得地有些急躁感,刚刚锁好门就顺势把我按在了门上开始亲吻,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牛郎织女,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织女其实是夜夜笙歌的吧,牛郎却是憋得久了……再想想现代时“牛郎”这词的引申义,方小侯爷这张脸和这身材,倒是十分符合牛郎这个词呢……


https://share.weiyun.com/5YKITaH

……石墨被和谐了,放下载地址,求不要举报……不然我就不放了

【黄叶】《机械情人》by闲棋

*我十分不要脸地拿合志文混更啦

*黄少生日快乐,黄叶赛高

*因为字数太多手机卡顿只能放外链(叹息)

*没有车

一个没有车的外链

【大纲】《一个快穿BG脑洞》by闲棋

日常瞎逼逼脑洞,脑补完了整个故事!


然后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别妄想在同性恋的世界搞异性恋》……


还是个快穿(。


女主在原世界把她家可萌可帅的忠犬小男友搞到手了,可是没想到她男朋友居然是个弯仔码头,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一堆男人觊觎她男票的黄瓜或者菊花。(女主:???mmp)


男票根本没有装gay佬雷达,所以对这些明示暗示完全不晓得,就乖乖当女主的小奶狗。


男票身边也有一群女孩子,但是这群女孩子不是追求者,而是大批萌RPS的腐女(……)知道这个小可爱已经有女朋友的时候,部分非nc的腐女毅然决然地退坑,而部分过激腐女,则开始找女主谈话说让女主退出。


女主:???我他妈和我男朋友谈恋爱还碍着你们了???


nc腐女们见她不“迷途知返”,结果不知道哪搞来个魔咒(?)把女主和她男票丢进了充满基佬的世界中……


女主:(好气哦但还是要在我家小宝贝面前保持微笑.jpg)


第一个世界是古代,乍一看没什么不对劲的,但是女主自己本来就是个什么车都能开开的老司机,发现和自己一同魂穿(但是相貌一致记忆也没变)的自家男票眉心多了颗朱砂痣就觉得不对劲了。


然后稍微一打听,发现这是个有男人女人和哥儿的世界……总而言之就是哥儿比女人能生,只有哥儿才能当正室,哥儿就是嫁出去的,而且朱砂痣越红艳的哥儿生娃的能力越好,基本上三年抱俩不在话下。


女主盯着她家男票眉心鲜红鲜红的朱砂痣陷入沉默。女主也不好让男票不晓得这回事,就一五一十跟男票坦白了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以及男票穿到的这个身体的真实身份,之类的。


女主其实一开始也觉得自家男票给里给气的,毕竟她家男朋友真的是绅士过头,除了偶尔的亲吻之外啥都没有做,要不是因为男主真的对其他男人和女人一点多余的肢体动作都没有,她可能还会以为自己将变成渣男的同妻啥的……


她男票听完她的话,然后抬起她的脸就亲了上去,表示还没有结婚,所以并不打算先上车后补票。


女主一不小心就被撩到了,越发觉得自己不谙世事的男朋友真的可爱过头,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保护自家男票菊花的道路。


男主:……emmmm没事,被女朋友保护的感觉也蛮刺激的。(说着把几个有不轨心思的家伙的丁丁打断)


最后在女主的努力(和男主暗中的推波助澜)下,女主成功嫁给了自家男票,并且在他人“哥儿和女人在一起绝对不会有孩子”的“祝福”下,实现了一年抱俩……比所谓的哥儿还牛逼呢!


男主学医,在女票生娃途中捏了好几把汗,直接进去产房,助产的几个婆娘也拦不住这个不知道该不该拦的哥儿,还凑热闹地小声逼逼说这多半是一尸两命。结果没一个时辰,女主就顺利地生下了娃,还是龙凤胎……


女主抱着她家夫君哭唧唧,说生娃肚子好痛,但是幸好不是你生,不然我不仅是肚子痛,我哪哪都痛。男主给了女主几个啵啵,说别在这种条件下生了,回去我们打麻醉!剖腹产!


最后因为女主和男主作为女人和哥儿在一起还有孩子的惊人事例,一不小心带起了哥儿和女人在一起的狂潮(……)本来就有挺多哥儿和自家青梅情投意合,只不过迫于无奈才跟男人在一起,有一些不巧的伴侣,说不定还成为了同一个男人的妻妾……


男主和女主的到来一不小心改变了这个同性恋主流的世界,其实他们也很懵逼啊(。)


谁知道他们又突然来到第二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女人(……)只有雄兽和雌兽的兽人世界。不会变身却保持着兽耳兽尾的男主,理所当然的是雌兽。而魂穿的不会变身也没有兽耳兽尾的女主,是被抛弃的畸形儿(。)


女主:……甘霖娘!!


男主没到待嫁(?)年龄,直接就把女主捡回部落(emmm大概他们的联络方式全靠直觉和心灵感应)然后对他阿爸阿妈说要娶女主。


他阿爸阿妈一点都不像他亲爹妈,要不是因为他们是他生身父母,以及他自己也不想做出过于出格的事(虽然雌兽想娶兽,还是个畸形兽这件事在这里已经足够出格了)他才没有直接带女票离开这个部落开始新生活。


以及兽人部落做菜真的是异常难吃,幸好女主做饭还算不错,而且一般的蔬菜也可以分辨,有一些鲜艳过头的不被兽人接受的果实也被女主拿来做菜了(……)


女主:艾玛,这不是兽人世界典型种田道路吗,不用打架这操作我喜。


最后畸形(……)的女主因为会做(在兽人眼中)特别好吃的菜而被奉为食神……


男主就一言不合把畸形(……)的女主娶回家了,某些看上男主的雄兽就惊呆了,说不要为了口腹之欲就放弃孕育生命啊!


男主:滚。


最后在众兽人震惊的目光下,女主又生了俩娃,感觉自己又一次在鬼门关上走过了呢……


一群兽人都以为女主畸形无法生孩子,却没想到其实这种畸形才能更好地生娃……甚至有雌兽想向他们讨要生子秘诀(。)


以及中间啪啪啪的时候有个小插曲,女主超喜欢摸男主头顶上的毛茸茸的耳朵,以及尾椎骨后面毛茸茸的尾巴,感jio心都被萌化掉了,结果激发了男主内心的兽性(?)突然就变成豹子与女主为爱鼓掌了……


女主:???卧槽不是说好不会变身的吗


男主:(吃饱喝足舔嘴嘴.gif)不清楚。


之后第三个世界是哨兵向导,男装不负众望地是个向导,而女主……emmm是个在战场上当炮灰的普通人。


男主因为学医,在这种哨向世界也能够很好地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女主虽然身体素质一般般,但也很好地混入了后勤组,天天给男主加餐(以及驱赶男主身边嗡嗡嗡的虫子)!


之后女主被一群哨兵找茬,说让女主离他们的向导远一点。女主呵呵一笑,表示你们就是看他喜欢我不爽吧,矮油虽然人家既不是向导也不是哨兵,但是人家就是那么招我家男票喜欢呢嘻嘻~


在哨兵们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时候,男主英雄救美,然后抱着女主低头啵了一口她的嘴,无视那群沙雕哨兵就和女主说说笑笑离开了。


而女主虽然身体素质还是普通人最普通不过的C,但她的精神力却是和男主一致的S,只不过一开始不懂得如何使用罢了,然后就在男主的带领下成为雌雄双煞(?)成功从后勤升级为军医的娇俏小助手(?)顺便打打对面敌军,在主角光环下凯旋而归。


而后还是一年抱俩。


女主:啊啊啊啊我不生了不生了!!!我都痛了三个世界了!!!


男主:乖,当积累经验吧,你回去后还得生娃呢……


女主:生无可恋.jpg


而第四个世界就是传说中如狼似虎的ABO世界了,博览群书的女主一脸沉重地告诉男主这个世界的各种邪恶操作,男主摸了摸下巴,问女主长小丁丁了吗。


女主:……我是传说中最不招人待见的唯一一种没有小丁丁的女性Omega,告辞了。诶按照之前几个世界的操作,你该不会是男性Omega吧……我滴天那咋办啊,到时候你●●●●●了我多尴尬啊,艾玛我们这一回该不会姐妹相认了吧,我要不要去买道具回来让你爽爽啊,但是我也好膈应哦,不如我们删号重来吧!


男主:……我是Alpha,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之后男主就把嘤嘤嘤的女主标记了。


女主:艾玛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刺激,你等我发个情再搞搞。


男主:…………


然后男主就把发情期的女主给搞了。


女主浑身舒爽,表示肉文操作真带感!


男主表示当初还会装装自己纯洁的女票已经随风而逝了……


反正最后就是各种穿越打脸的爽文,我就脑补到这里了,打游戏去……

【大纲】《一个3P的BG十八禁大纲文》by闲棋

好久没有发过东西了……随便发发几个之前写的大纲吧

顺便……填一下楚路坑……

一个不知所云的3P大纲,BG向

楚路突然上榜

我……我看着我两年前的车瑟瑟发抖(……)

还有楚路女孩等着看吗